您的位置:首页 >教师风采>继续教育>详细内容

继续教育

香港和台湾的小学语文学些什么内容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03 17:33:32 浏览次数: 【字体:

台湾:中华传统文化从小传承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两次谈到语文教育不能“去中国化”,强调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

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引发大陆文化教育界强烈震荡与反思。

作为中华文化同根同源的宝岛台湾,小学课本中关于传统文化和民族经典是如何教学和传承的?围绕这一话题,记者采访了岛内教育主管部门、教育工作者和学生家长,力求客观呈现台湾地区小学语文教学的基本状况。

 一年级学习“朋友”和“游戏”

 台湾实施“九年一贯”义务教育,将台湾岛内小学与中学两学校层级课程中的科学与内容,以教科书为主轴来做九年一贯的衔接,其目的在于学生能获得连续且统合的学习与知识。

大陆一些地方新学期进行教材革新,为了给孩子减轻识字和背诵的压力,让古诗词从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中“退役”。

那么,台湾小学一年级的课程设置和教育理念是什么样的呢?记者采访中发现,台湾小学一年级上学期的国文课本目录,共8课,只有两个单元——“朋友”和“游戏”。

“朋友”部分是要向孩子传达友善待人、融入群体的思想;“游戏”部分则针对此年龄段爱玩仍然是孩子天性的特点,在玩中获得快乐。文章大多选取生活化的简易小品。

台湾知名小学新生小学的教务主任廖大炯说,上了小学以后,小朋友们首先要意识到进入了一个群体里,应该学习在群体里面怎样生活,怎样待人友善,与人友好相处。所以,一年级首先要接受这样的教育。

同时,廖大炯也表示,传统文化的教育贯穿始终,班级里会不定期推出一些阅读经典的活动,学校也有部门与教师不遗余力地推动经典教学。

台北市民焦钧介绍说,台湾的教材是一纲多本,教育局定大纲,民间出版社编印,学校自行选用。他女儿就读的台北实验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专门的古典诗词补充教材,选用的都是适宜儿童简易上口的诗句。此外还有一本“课外选读”,其中收录了一些中华传统成语故事等。

位于孔庙附近的台北大龙小学是台北历史最悠久的小学之一,以传统经典文化教学独树一帜。这里的孩子每年都会参加祭孔大典的演出。

一二年级学习《弟子规》,三四年级学习《三字经》,五六年级学习《论语》,国学教育贯穿小学教育全阶段,是备受台湾家长推崇的一所小学。

 语文课包含国语和国学

 记者发现,重工具,也重人文,是台湾语文教学的核心思想。

台湾中小学九年一贯课程纲要对语文课程的性质作了这样的表述:语文课程旨在增进学生听、说、读、写的能力,提升文学作品的鉴赏程度,兼顾人格与情意的陶冶,加强文化素养的培养,以开阔学生的胸襟。

台北市教育局主任秘书陈顺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经典诗词是人类文化瑰宝,传承优秀的中华语言和培养人文素养价值很重要,这一点台湾家长非常认同。不少家庭让小朋友从幼儿园阶段就开始接触古典诗词,学习经典诗词在台湾可以说是蔚然成风。

陈顺和说:“重视中华文化,是使命也是责任。”在实际的教学体系中,台北市教育局在制订中小学教学大纲时,都会注重考虑中华文化经典的内容。

学校教材与补充教材在选文上都会作适当的安排和突出。

小学阶段低年级主要学习认字,然后逐渐学诵读《三字经》、儒家经典和其他一些古诗词读本。

中学阶段则通过设置一些必修的课程,推动传统文化教学。

敦化中学资深语文教师吴忠泰说,台湾的中学课程中都会有关于《论语》、《孟子》、《史记》、唐宋诗词、古代散文方面的教学,这些已经成为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秘书长段心仪介绍说,台湾的中文课其实包含国语和国学两个范畴,中华文化的传承一直没有断裂过。

从1954年开始,台湾地区高中课程就安排有必修科目《中国文化基本教材》,内容都选自《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期望引导学生学习和传承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使其成长为具有民族情怀与世界眼光的人。

民进党上台后将科目改为选修,国民党重新执政后,面对台湾文化教育界的呼吁,于2012年将该科目又改为必选。

段心仪说,这套教材2013年还被大陆引进,被大陆近30所中学采用,广受好评。

 民进党“去中国化”不得人心

 事实上,台湾的中华传统教学也遭遇过阻碍波折。

台湾李登辉、陈水扁当政时期,一度推行“去中国化”教育,修改历史和语文教科书,试图切割传统与民族教育,这一行径引发民众强烈不满。

民进党当政时期,教育事务主管部门曾主导通过岛内中小学“九年一贯课程纲要修订”中的“国语文”等领域课纲草案,其中把“中国文字”改称“汉字”,“国语文”、“中文”改称“华语文”,“乡土语言”改称“本土语言”。

对于这一“去中国化”伎俩,岛内专家、教育工作者及媒体纷纷提出批评。

著名诗人、“台湾抢救国文联盟”发起人余光中表示,语文要如何演变,应顺其自然,民进党当局的“去中国化”手段终将徒劳无功,无法战胜中华文化传承,因为只有“文化传统才是永久的”。

最终,“去中国化”因不得人心而无疾而终。

段心仪表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很有现实意义,无论是古典诗词还是古代散文,都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史、哲知识,其精华部分更是数千年来中华民族生活方式、道德规范、审美情操的集中反映,其中赋予的美育和德育作用更为明显,有利于文化基因的传承和培育。

段心仪退休后在台北第一女子高中担任兼课老师,还担任中华文化基本教材资源中心的研发教师。段心仪认为,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阶段,两岸都应该注重传统经典教育,主动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前进的力量,夯实经济发展的文化基础。

两岸教育界可以在中华文化传统教学上加强合作,台湾有经典教学的经验可以供大陆学界分享。

如今两岸交流日趋频繁热络,台湾的语文教材发展也日益多元,大陆教材中为很多人所熟悉的《狐假虎威》、《完璧归赵》等古代故事也同样被台湾教材收录。

 香港沪江维多利亚学校自编的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里面有引导孩子珍惜时间的课文。

 香港:教学规划因应儿童特点

 香港小学选用的课本和参考书籍实行完全的市场化。

 小学语文教材由出版商约请资深专家和教师根据课程发展议会制订的《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课程指引(小一至中三)》编写,编写完成后须送教育局课程发展处审查,审查通过的小学语文教科书会列入《适用书目表》。

获准的小学语文教科书多达数十种。

需要说明的是,这份《适用书目表》旨在确保学校授课时有课本可用,但学校不是一定要从中选用课本。

香港教育局认为,学生学习不一定需要课本,课本只是一种常用但并非主要的教学资源,学习并不局限于课本或课堂上。

因此,各所学校在选用教材时,或者按照教育局规定的《学校选用课本和课程须知》来挑选课本,或者组织教师自行编订课本。

总体而言,香港小学的语文课本以学生为本,因应儿童心理、认知和语言能力的发展,为配合语文学习的特点而设计。

有序构建语文能力

以沪江维多利亚学校自编的小学一年级中国语文课本第二册为例。

全书共分9部分,从介绍汉字书写的规则、汉字部首的中文小常识开始,在随后的“我的本领大”、“心里的世界”、“我们的工作”、“可爱的动物”、“我们的衣服”、“时光岁月”等单元的学习里,要求学生掌握汉字的基本笔画和笔顺,并理解字、词、句,识别标点符号的用法。

在单元设计上,该教材比较有序地构建了语文能力的学习过程,注重学生的听、说、读、写等语文能力的全方面培养。

每个单元有讲读课文、聆听课文,并附有“知识营”、“魔法营”、“识字乐园”以及“练一练”、“比一比”、“编一编”等练习栏目。

在“可爱的动物”这一单元中,选用了《雪地里的小画家》作为讲读课文,“知识营”的训练里强调诵读的重要性,用拼音标注了“小鸡会画竹叶,小狗会画梅花,小鸭会画枫叶,小马会画月牙,它们是雪地里的小画家”。

在“读一读”和“写一写”里,列出本单元需要学习的词语和生字,让学生练习;“魔法营”则更有趣味性,通过连线组字,让学生们巩固所学的生字;而“看图填空”,一方面增强学生观察力,同时还学习比喻修辞的表达。

本单元的“识字乐园”则从鸟和肉出发,引申到鸽子、海鸥、乌鸦、天鹅,以及肚子、肥胖、四肢、肠胃等词汇。

本单元还选取了《大熊猫》一文作为聆听课文,介绍了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以及可爱的大熊猫的生活习性,学习描绘动物外表、动作等的形容词,并在之后的“知识营”和“魔法营”进行练习并运用到口头表达上。

此外,在注重语文基础知识的教学之外,香港小学的教材在课文内容的选材上也广泛多样。

沪江维多利亚学校自编的小一第二册课本,各单元主题层面广阔,既有表现家庭成员关系的《笑声回来了》,也有描写自然科学的《太阳,你是粉刷匠吗》,还收录了成语故事《画龙点睛》。

启思出版社出版的《启思语文新天地》和《新编启思中国语文》的选文中,经典文章与生活化、具趣味性的作品并重,教材文体配合学生程度并兼顾趣味,初小(小学一至三年级)读《咏鹅》、《登鹳雀楼》、《春晓》、《小猫晒太阳》、《我的家》、《小草》、《拔苗助长》等童诗、故事、浅白的唐诗、简单的记叙文、古今寓言故事等,主要培养学生喜爱阅读的习惯,使学生多识字、多听和多说;高小(小学四至六年级)读内容更充实和写作技法更多的记叙文、成语故事、说明文、传记和名人轶事、唐宋诗、新诗、浅白的文言选段等,着重培养学生的读写能力。

 强化中华文化教学

 香港从2004年开始在小学推出新的中文课程,加强中华文化教学是主要措施之一。

根据香港教育局课程发展议会2008年修订的《小学中国语文建议学习重点(试用)》规定,小学阶段的中国语文教育主要着重加强对学生的语文基础知识的学习,在听说读写的教学中,运用文质兼美的学习材料,让学生感受语言文字和思想内容之美,培养审美情趣和品德情意,以及探究学习材料中丰富的文化内涵,促进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反思和认同,增强对国家民族的感情。

香港小学阶段的中华文化学习,强调要先丰富对中华文化的认识,然后再培养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反思。

 在小学课本和学习材料中,收录了很大一部分与中华文化有关的内容,是丰富学生对中华文化认识的有效途径。

启思出版社出版的《新编启思中国语文》中,既有介绍中国传统节日的《新年到》、《过年好》、《清明扫墓》、《中秋观灯》,也有介绍中国古代文明的《我们的文字》、《中国造纸术》、《文房四宝》、《辉煌的皇宫——北京故宫》、《秦兵马俑》等课文;既有《守株待兔》、《孔融让梨》、《曹冲称象》、《破缸救人》、《望梅止渴》、《反复推敲》、《草船借箭》、《郑人买履》、《疑邻盗斧》、《孙悟空三借芭蕉扇》、《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等耳熟能详的成语和神话故事,还有《中国人升空了》、《齐白石画画》、《岳飞》、《孙中山的少年时代》等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的故事;当然更少不了《寻隐者不遇》、《春望》、《枫桥夜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等诗歌。

除了课本之外,大部分学校还规定有自学篇章,轩尼诗道官立下午小学就要求学生在初小阶段每学年自学4首古诗,高小阶段每学年自学14首古诗。

此外该校还要求背诵《弟子规》等内容,学生于全学年背诵指定章节,引导学生欣赏中国圣贤的文化智慧,学习先哲风范,培养孝顺父母、尊敬师长、兄友间和睦相处以及自律的良好美德。(内容来自网络)


【打印正文】